相关文章

成都挖出蜀王府河道或为护城河 不排除沟渠可能

来源网址:

:近日成都考古队在摩诃池遗址旁发掘出蜀王府城壕建筑,由于清理出大量淤泥,考古人员推断其前身或为护城河。

核心提示:近日成都考古队在摩诃池遗址旁发掘出蜀王府城壕建筑,由于清理出大量淤泥,考古人员推断其前身或为护城河。

蜀王府发掘简图

本文摘自:中新网,作者:郑其,原题为:《成都挖出蜀王府河道或为护城河 不排除沟渠可能》

成都市考古队在成都体育中心南侧发现摩诃池遗址,前日又在该遗址旁新发掘出蜀王府的城壕建筑,城壕下是一段已经干涸的河域。这段河域是历史上的御河还是蜀王府城内的普通排水渠,专家还未下定论。根据《成都通史》(元明卷)中的“皇城”平面图,蜀王府外围被“御沟”(即御河)所环绕。成都水利专家陈渭忠回忆说:“小时候,我还在天府广场一带看见过御河,后来御河被改填成防空洞,就再也看不到了。”

疑问

城壕下有淤泥难道前身是护城河?

前日,在成体中心南侧的新扩考古作业区,一排排由红砂石砌成、类似城墙的建筑高约3米。考古人员将其称为城壕,判定应该属于蜀王府建筑。

“这些城壕下,清理出大量淤泥。城壕还有专门上下船用的踏道、工作平台与之相连。可以断定,城壕下以前曾是一片水域。”顺着考古工作人员的手指方向望去,城壕旁边有完整的斜坡踏道,城壕中间则是四个平台向外凸出。这些平台的用途,考古人员初步估计或许是平时清淤的工作台。

《成都通史》中依据文献记载,蜀王宫城“砖城周围五里,高三丈五尺,城下蓄水为壕。”“壕”即为当时的护城河。此次考古发现的河域已干涸,其真正身份是什么?是否就为护城河或是排水沟渠呢?《成都河流故事》中写到,洪武十八年(1385年),大半个摩诃池被填平,五代前后在蜀皇宫旧址修建了占地580亩的蜀王府,并在沿内城墙外侧开凿御河,作为护城河。该书顾问之一,成都水利专家陈渭忠告诉记者,“在明代时期,御河并不是后来人们看到的水面较宽的水域。当时主要靠蓄水为壕,并未与其它河系沟通。”

考证

蜀王府面积大也有可能是沟渠

陈渭忠说,直至清雍正九年,四川巡抚宪德、成都知府项城着手整治城市河流,将金河、御河沟通,并开凿引水明渠,从而使御河成为一条西进东出,绕皇城西、北、东三面的马蹄形河道,全长约2.2公里。“靠近御河以西的街因此名为西御河沿街,以东则为东御河沿街。”此次发现蜀王府城壕建筑的考古作业区——成体中心南侧与这两条街相距不过两三百米。

尽管考古发现地址与御河过去的地理位置颇为接近,史料中也记载了御河位于城壕之下,但这并不能说明此次所发现城壕下的水域为蜀王府护城河(即御河)。“蜀王府的面积太大了,有两道城墙,内城之中有十多座宫殿。外墙以外才是御河。目前还难以断定,这次发现的城壕就是外墙以外的城壕,故而也难以肯定城壕下的水域就是护城河。”

陈渭忠说,蜀王府外有数道城墙,府内宫殿众多,沟渠纵横,其中既有观赏用的沟渠,也有排污用的沟渠。

不过,陈渭忠提到,“小时候,我在天府广场一带看见过御河。天府广场距离成都体育中心非常近,也不排除是御河的可能性。”

他表示,只要挖掘出更多遗址作为资料,相信可以梳理出其身份究竟是不是御河。

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相关人员表示,目前,在有了进一步考古发现后,他们会组织历史、水利等不同领域专家对此进行讨论研究。

■相关链接

蜀王府护城河变迁

1385年,沿内城墙外侧开凿御河,作为护城河。

1731年,四川巡远宪德、成都知府项城着手整治城市河流,将金河、御河沟通,从而使御河成为一条西进东出绕皇城西、北、东三面的马蹄形河道,全长约2.2公里。

1970年、1971年,先后将御河、金河改造为地下防空工程。在成都城区流淌了1118年和585年的金河、御河相继消失,埋于地下。

网罗天下